迷妹飄

休止。
謝謝諸位一直以來的關照,感激之情無以言表<(_ _)>
有緣有腦洞就會寫!(任性(喂

裡站密碼皆為模特組相關,內容喪病入內請小心
被嘉賓說同步率近似情侶交嵐日期 (6碼)
non-no連載摩天輪約會(x)期數 (2碼)
non-no連載同居(x)自拍期數 (3碼)
酒後吐真心還抱抱不小心Kiss日期 (6碼)
全數字共17碼

【雅潤】I Will Be Here

*J禁A團

Aiba x Matsumoto

*普遍級

*OOC、沒營養、沒新意

*復了個健(?)的2155字

*沒啥手感

*也沒什麼靈感

*更沒有什麼臉紅心跳(←

*但還是硬要po(靠

*主要衍伸自レタスクラブ2017.10月11月合併號的訪談

*其實它是篇還點文……意不意外!

*感謝來自 @hosina 的點文

 

 

 

 

  ───

 

 

 

 

  松本沒讓相葉知道他感冒了的事,一丁點兒都沒有洩漏。

 

  也許是出自不願打擾他工作日程的用心、又或者是起因自認不需要關切的逞強,總之松本對其身體抱恙一事隻字未提。

 

  可儘管如此,相葉還是察覺了──更確切地說,正因如此,讓相葉察覺了。

 

  結束節目錄製時已經是傍晚,從經紀人那裡取回手機的相葉解鎖查看,手裡的螢幕顯示著拍攝的期間收到了幾則未讀訊息。他直接點擊畫面上的提示打開通訊軟體,顯示在上方的名字從今早開始便沒有心裡惦記著的那個人。

 

  這些年的交往已經足夠讓相葉在面臨這種情況時、首先浮現於心頭的是擔憂。合情合理。

 

  他本就清楚松本在這個時期常有的狀況,今年又不巧撞上電影宣傳期與專輯連同演唱會的籌備。日前錄製團體節目時相葉便窺見了他的疲憊,便在留心自己作息同時也注意著對方的──可結果還是力有未逮。

 

  於是在由經紀人接送的車程中姑且先傳了一則問候的訊息,回到住所之後相葉只簡單收拾了下隨身物品便再次踏出家門。

 

  繫好安全帶並發動車子之際,相葉又撈過手機做確認,看見專屬於他倆的對話欄位一如稍早沒有變化。他抓著手機考慮了數秒,還是將之扔回擱置於副駕駛座的提包裡,空出的左手隨後放下了手煞車。

 

  所幸松本的住處距離他的並不遠,不會因路途使得焦躁過分疊升。

 

  很快地來到對方門前的相葉用備份鑰匙開了鎖,從室內的亮燈與玄關的鞋子得出人應該在屋內的判斷,試喚道「潤ちゃん」卻只有滿室的寂靜作為回應。

 

  相葉盡可能放輕動作地進了門,踮著腳先往客廳與廚房去探看順便卸下提包外套,果不其然在那裡沒找到屋子的主人,倒是發現一只反常地擱置在流理檯邊的鍋子。他掀開鍋蓋瞧,裡頭應當是粥卻沒有完全煮透的米飯讓他不禁微蹙了眉頭,物歸原處後再度踏出的步伐比來時更為急躁。

 

  推開虛掩的房門,相葉終於在沒開燈的臥室內發現了床上有著應是人影的隆起。

 

  他就著走廊溢入的微光小心地來到床邊,於昏暗中總算見著了心心念念的那張漂亮的臉,儘管有大半被掩在布團之下。

 

  松本捲著棉被把自己裹得像個蛹,蜷起身子縮在床鋪的一側睡著,呼吸輕淺急促,平時奪人目光的那雙濃眉看來都有些精神不濟的委屈。

 

  霎時間相葉心底翻湧起想要將他緊擁入懷的衝動。

 

  想想此舉不僅對松本的病情毫無幫助還將打擾他休息,相葉才抑住這份不合宜的想望。

 

  然而興許是早就察覺了他的到來,相葉還在考慮著自己能為他做些什麼的此刻松本忽地瞇開了眼睛,有些懵然地略為仰首找到他,當即囈語出聲:

 

  「雅紀……?」

 

  「潤ちゃん。」

 

  他回喚松本的名字以為應答,見人終究是被自己擾醒了,索性不再猶豫地伸手去覆上松本的額頭探他體溫,而對方沒有抵抗亦沒有閃躲,甚至微微偏過腦袋似是迎合他的觸碰。

 

  他想自己的體溫一向偏高,掌心下的這道溫度卻更為燙人,加之這副因不適而溫順的模樣,讓相葉的胸口又一次滿漲不捨的心緒。

 

  「怎麼沒說一聲就來了……」

 

  埋在被子裡的嗓音含糊不明,相葉收回手,俯身垂首把耳朵湊到他眼前,這才聽清松本帶著顯著鼻音的嘟囔,隨即岔出心虛的輕笑:

 

  「那樣的話,潤ちゃん肯定叫我不准過來的。」

 

  「當然……傳染給你的話怎麼辦。」

 

  相葉傻笑著不做辯駁,乖巧接受松本這番體貼的叨唸,隨後將話鋒轉回對現下病人的關切:

 

  「吃過藥了嗎?」

 

  松本沒作聲回答,相葉隱約看出他幅度微弱地點了點頭。

 

  不過從廚房那鍋粥的餘溫來推想估計也是午後的事了,眼下又尚未到非吃晚飯不可的時間,相葉忖了忖,打算暫且不再打擾他:

 

  「抱歉,吵醒你了……繼續睡吧。晚點再喊你吃飯,廚房那鍋粥我等等重新煮軟……抱歉吶。」

 

  話到末尾又是一聲致歉,第二回歉意的緣由與初次並不相同,相葉脫口了才意識到自己也許不該將之表現出來,暗自希望松本沒有識出最後這聲抱歉的真正意涵。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相識這麼久了對方早就對自己瞭若指掌──松本向來不喜歡他那些自貶自餒的心思,相葉沒料到即便正難受著,松本依然察覺且顧及到他的情緒。

 

  松本輕輕笑出聲音,音調是即使受布料隱蔽依然能聽出的溫潤。像是擔心傳達得不夠清楚似地,他接著扯下被褥露出原先遮著的下半張臉,抬起頭於不佳的視野中執著地對上他的目光。

 

  「道什麼歉啊笨蛋。你這不是結束工作後就過來了嗎?」

 

  聞言的相葉相葉愣了愣,一下子沒忍住無奈與愧歉攙雜的笑意。

 

  明明松本總是為他操心健康,去年底肩負紅白主持重任的時候也是、今年初擔綱連續劇主演的時候也是,體貼入微的程度讓他喊了好幾次松潤好溫柔──可當立場相反的時候,他卻沒能為松本做些什麼。然後,沒能在對方難受時好好照料也就罷了,卻還反過來給安慰了……

 

  真是不合格的男友啊。

 

  可與此同時,也有些比歉疚更為強烈的情感油然氾濫。

 

  「我想吃雞蛋。」

 

  松本沒頭沒尾地又突然開口,道出要求的語調黏糊,這次相葉很快地意會那應該不只是臥病的緣故──松本仍望著他,幽暗中那雙眸裡依然爍有微弱的光。

 

  果然,心底不斷泛起柔軟至極的情意根本難以抑制。

 

  所以他才不顧松本會有的憂心規勸、以及工作整日積累的疲倦,滿心只想來到這裡陪在他的身邊。他不認為有誰真的不想脆弱的時候有人相伴,遑論對方是眼前這個人、遑論他能做的也僅有這些。

 

  相葉綻開笑顏,這次不再帶有任何難言的意味。

 

  「沒問題喔。所以先睡吧。」

 

  他再度探出手去碰松本額際,輕柔撩他瀏海的動作其實不具有什麼真正的用意。對方肯定也明白的,松本低下腦袋由著他揉過他的頭髮,受安撫般地闔起了眼睛。

 

  相葉不再去想那些自己做不到的事,只管竭盡所能──在松本不再需要之前,他會一直陪著他。


 

 

  

  ───

 

 

 

 

就如防雷頁所說的復了個健

但成效不彰這樣(。

 

因為那個、就前陣子看到小潤的雜誌訪談說的

感冒了煮粥吃,但因為太難受所以沒煮透結果很難吃……

心疼到不行,就想有個人可以在他生病時照顧他

 

然後又想起去年底的點文有一位點的

「想看小潤年底發燒拔哥手忙腳亂照顧小潤,一直問小潤有沒有好點,搞得小潤完全睡不了哭笑不得的小甜文」

(沒想到吧!我還記得點文這回事!我真的記得的只是最近太喪_(:з」∠)_)

 

不過只有「小潤生病拔哥照顧他」的主旨符合點文XDDDDDDDDDD

對不起!在我心目中拔哥果然還是個成熟穩重的大哥哥的

而且我真的希望小潤好好被照顧!

雖然寫到最後怎麼好像還是拔哥被小潤照顧(心理層面上(笑cry

 

嗯大概就是這樣(怎樣

昨晚浪到太晚了決定再去補個眠

有bug有錯字睡醒再改!(靠

 

\謝謝看到這裡的您/

评论(29)
热度(74)

© 迷妹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