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飄

休止。
謝謝諸位一直以來的關照,感激之情無以言表<(_ _)>
有緣有腦洞就會寫!(任性(喂

裡站密碼皆為模特組相關,內容喪病入內請小心
被嘉賓說同步率近似情侶交嵐日期 (6碼)
non-no連載摩天輪約會(x)期數 (2碼)
non-no連載同居(x)自拍期數 (3碼)
酒後吐真心還抱抱不小心Kiss日期 (6碼)
全數字共17碼

【雅潤】The Way You Touch Me

*J禁A團

AibaxMatsumoto

普遍級

*趨於穩定(?)的2623字

*定番OOC

*定番沒營養

*不科學的同居設定系列

*趕著出門於是複製貼上ry(靠

*就……就秀秀恩愛

*雖然是好一陣子之前的事了還是要感謝小拉兒賜我腦洞!

 

 

 

 

  ───

 

 

 

 

  相葉從午憩中醒來,偏首的剎那間、投映在眼底的是比夢境更美好的畫面。

 

  熟悉的臥房擺設熟悉的景象熟悉的人,只不過比少有的共同休息日更為難得的是共度休息日──單單是陪伴著彼此任時間流逝都難得可貴。相葉一聲不吭地望著就在自己身旁倚著床楞閱讀的松本,眼神勾勒他被和煦日照映得溫暖柔和的輪廓,默默在心裡感嘆不管什麼角度這個人都如此賞心悅目,然後才回頭欲確認身後窗外的天色去估算自己睡了多久。

 

  這點動靜足夠讓對方發覺自己已經醒了,松本低低地隨意喚一聲「雅紀」,讓他哼了哼以為回應後,便沒有了接續的對談,似乎不急著讓人自現下的慵懶狀態清醒──又或者只是不想將他自己從文字間抽離。

 

  沒什麼不好的。不如說這樣更好。

 

  於是相葉沒有開口詢問時間,甚至沒有繼續出聲試圖喚來松本的注意。

 

  他捲著薄被像只毛蟲似地扭著身子挪動,將自己轉了半個圈,好不容易蹭到了松本的腿邊,隨後頸子一伸將自己的腦袋擱了上去。隔著衣料的接觸仍不免讓對方有些難安地騷動了兩下,興許還有騰出一只眼睛來瞅他、只是他沒看仔細。

 

  但也僅此而已。

 

  藉由翻身的餘光相葉瞥見那雙邊上綴有撩人小痣的唇瓣抿出笑意,失笑的人沒有因而放下書本來搭理自己,倒有一只手極其自然地覆了上來。

 

  松本寬大的手掌順著髮流從他的頭頂滑至耳後,再回到原點如此反覆,一下又一下地不厭其煩彷彿無意又有如安撫,指梢不時搔過髮間的肌膚,輕柔觸摸舒適得讓倦意再次蔓延。

 

  相葉瞇起眼睛禁不住也咧出笑弧,得意忘形地將雙臂纏上眼前的腰肢──入秋漸涼的天候適宜擁抱,而這道體溫是專屬於他的特權——讓松本的動作有一瞬的停滯,掌心再次落下時挾著似乎有些太大的力道,爾後卻依然是柔軟得叫人心動的撫弄。

 

  相葉真正地笑出了聲音,首先浮現的念頭是幸好沒戴戒指呢,脫口的則是另一個隨即在腦海成形的、近乎妄想的聯想:

 

  「這樣、好像我是小潤的寵物喔。」

 

  「……才不要。」

 

  在別的層面上他終於成功打擾了對方的專注,腦袋上的那只手停止了動作,失笑的輕顫喉音促使相葉揚起臉去看,望見松本總算肯從那本掩住了他精緻五官的書本後頭露臉,愈為垂首來對上他的視線,儘管拒絕斬釘截鐵得不留情面,一雙大眼睛卻彎彎地盛滿輕盈的笑意。

 

  「這麼大一只又不可愛的寵物我才不要。」

 

  一直以來都好可愛啊,笑起來的樣子。相葉分神地想,習以為常地沒對這番通常運轉的否決答覆信以為真──雖說可愛兩個字的定義有待商榷,順便一提他認為的松本潤的可愛是具體客觀來說的那種──可也沒有不識相地直言戳破。

 

  相比那種人稱霸道總裁的畫風,他更擅長的是另一套做法。

 

  「咦──不可愛嗎?喵喵也不可愛?」

 

  他順著松本的話鋒反駁,微微噘起的嘴唇並非毫無自覺但也說不上有心為之,大概跟可愛的人交往久了也被傳染了幾個可愛的習慣。至於自己做起來是不是可愛,見仁見智。

 

  「你試試?」

 

  「喵——喵。」

 

  松本笑得更開心也憋得更隱忍了,將捨不得放下的書本都隨手擺到了一旁,開懷的身體顫動將枕在腿上的人給顛得同樣不安穩,相葉為此自作自受地生出了些許忸怩的情緒,然而真切的甜潤的喜悅滿漲地遠遠凌駕於上。

 

  若是為了這副笑顏,幾句吐槽調侃哪裡有什麼所謂。

 

  「一點都不可愛呢。」

 

  「好過分——」

 

  不過自己設的局還是要把戲演足的。相葉佯裝備受打擊,過於顯著的粲然大約只比敷衍棒讀好上一點,卻藉故將臂彎裡的腰身摟得愈緊一些,無心牽連前髮不受控制地滑落扎了自己的眼睛。直覺地晃晃腦袋僅能令惱人的髮絲短暫地被甩開又緩緩掉回眼前,相葉考慮了一瞬,在抽回手挑開遮蔽自己視野的前髮、與不撤手持續貪圖對方身軀的溫暖之間,固執地選擇了後者。

 

  而後並沒有讓他等上太久地,松本伸手替他解決了前者,傾慕的容顏隨之再次完整地烙進視野。

 

  所以說要如何不喜歡這個人啊。一個無足枝微末節卻極盡溫柔的小動作,十數年以來積微成著地堆累成強而有力的自己之所以無法放手的理由。

 

  只是這一點都不影響他接著將要脫口的不軌企圖。相葉綻開燦笑,祈請與惡意參半地提出替代的建議:「不然換小潤。」

 

  本來嘛,真正可愛的人從來就不是自己。

 

  胡鬧的矛頭赫然轉向,松本因而用上了點力道開始扭動起來:

 

  「哈?才不要!好了起來,好重──」

 

  眼見目標試圖逃跑便本能地追了上去,相葉收緊懷抱把人擁得越發牢固,其實更近似撒嬌的輕力抵抗連帶著將玩興一併撩起,既然對方不安分自己索性也反手就往松本的腰際一陣掐揉。

 

  「小潤試試看──」

 

  「想當寵物的是你、喂你不要鬧!」

 

  過度的反應令相葉捉弄得來了勁,松本越是掙扎就越是出力制他,直往自己熟諳感度的那幾處動手,甚至趁著對方被搔得傾斜躺下的勢欺上身去,儼然已經放棄了軟性勸誘改以強硬逼迫試圖達到目的。

 

  「我養小潤也可以啊!好嘛!」

 

  「問過我的意見啊哈哈哈哈住手──」

 

  激烈的嬉鬧很快地讓兩人的呼息都變得急促,尤其松本不斷被襲擊敏感的弱點,笑得止不住面頰漲紅與生理性的淚水。做到了這個程度還是沒能讓人鬆口答應,相葉適可而止地放緩了動作改替對方拉整凌亂的衣襬,不著痕跡地將白皙的肚皮重新掩上。

 

  「真的不做嗎──」

 

  「才不要──」

 

  松本氣喘吁吁地仍執意否決,相葉只好呶呶嘴哼地一聲故作負氣──不過這行徑依然是換個人來做才惹人疼,相葉裝了三秒便忍俊不禁,搶在又一次被評判得體無完膚之前自行以莞爾作為解圍,略為伏身同樣為對方理順散亂的瀏海之後,溫和的力度返回去攥那人抵在自己臂上的手掌。

 

  「沒關係,小潤就算不喵喵也很可愛。」

 

  「什麼啦,原本我們是在說什麼來著……」

 

  松本沒轍地苦笑著做了結語,任憑相葉捉著他的一只手摩娑指間掌心,直到他從他身上離開往一旁坐起依然捨不得撤手地牽著,松本也沒有將之抽回。

 

  他低頭看見松本翻了半個身朝向自己,沒有像之前的自己一樣揚首抬眼來看他反而是瞇起了眼睛,貓兒似地微微蜷起背項。猜想可能是又讀書又被捉弄得也累了,相葉用另一只手扯過在笑鬧間被推擠至一旁的被子覆蓋他只著薄薄長袖的身體。

 

  相葉盯著人不發一語,本來就不是善於言詞的人,這般情境如此無趣也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不過就是心愛的人挨在自己身邊休憩,便就這樣靜靜地笑著撫松本的指節。直至半晌過後,相葉終於感覺到醒覺之後會有的生理上的乾渴,順口告知也許沒有真的入眠的松本「想喝個水」便輕輕鬆開了手轉身要下床。

 

  只是甫踏至地面的那刻,身後的人也窸窸窣窣地起身,同時有熟悉的溫度與觸感纏上了腰際背脊。相葉還來不及困惑地出聲喚他──

 

  「喵喵?」

 

  黏稠膩人的聲線自貼附在耳際的唇瓣蜿蜒流瀉,重磅直擊的處所卻是心臟。

 

  ……也不是真的很渴。敷衍地為自己的反覆不一做了開脫,相葉藏不住地勾起唇角,回過身一把將松本結結實實地再次納入自己的臂彎之中。

 

 

 

 

  ───

 

 

 

 

雅月更一發!

終於把這篇存貨了結了……實不相瞞我是在休止公告隔天動手的這篇(爆

當時還想著天啊有夠打臉wwwww然後就拖到了今天(。

好像也……還好吼(靠


想想說多了也都是藉口,所以就……言簡意賅地!

一是謝謝五里的鼓勵(號泣

二是舊文再開,事不過三希望自己之後別再亂來了_(:з」∠)_(反省

最後,休止還是要休的XD自我嫌惡跟寫不出來是兩回事嘛(爆

真的感謝各位一直以來包容我的反覆無常任意妄為(土下座

以及,我果然還是喜歡寫他們

雖然拖拖拉拉撸了很久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內容(?

但完成的時候依然非常愉悅

模特組拯救世界,不接受異議(靠


\謝謝看到這裡的您/

评论(26)
热度(81)

© 迷妹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