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飄

休止。
謝謝諸位一直以來的關照,感激之情無以言表<(_ _)>
有緣有腦洞就會寫!(任性(喂

裡站密碼皆為模特組相關,內容喪病入內請小心
被嘉賓說同步率近似情侶交嵐日期 (6碼)
non-no連載摩天輪約會(x)期數 (2碼)
non-no連載同居(x)自拍期數 (3碼)
酒後吐真心還抱抱不小心Kiss日期 (6碼)
全數字共17碼

【雅潤】Surprise for Dear You

*J禁A團

Aiba x Matsumoto

普遍級

*提醒到應該可以不用再提醒的OOC與沒營養

*雖然不多但對我而言已是飆文的2621字

*有點倉促

*其實是非常倉促

*因為之後幾天大概沒什麼時間了所以ry(靠

*估計會再暗搓搓地刪減或增修

*衍伸自日前聖誕夜前夕的Music Station(161223)

*感謝來自Plurk中田さん的點文

*大模特甜起來連我等模特狗都害怕!

 

 

 


  ───


 

 

 

  當回頭望見相葉圓睜著眼睛只寫滿了困惑的神情時,松本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又一次地。

 

  松本喜歡替別人帶來驚喜,儘管他並不怎麼習慣給自己的驚喜;松本喜歡看相葉為自己錯愕的模樣,雖然說起來相葉所有的模樣他都想看。

 

  所以每一年每一年,在適逢對方生日的演唱會上,松本頗有擅用職權的自覺卻樂此不疲地變著花樣策畫慶生,讓全場的數萬粉絲一齊為他們所喜歡的相葉ちゃん獻上祝福──即便今年可惜地錯開了日期,他依然有辦法做到同樣的效果。

 

  而相對於自己,相葉在這方面比較沒有那麼多的心思。慶祝節日還是有的,只是少有所謂的驚喜,畢竟對方也知道松本不怎麼擅長應付那樣的場面。

 

  不過這並不代表相葉就少有帶給他失措的情緒作為回報,在別的層面上──

 

  「潤ちゃん。」

 

  比如說,像這樣,在放送結束後終於等到其他人都先行離開只餘他們兩個殿後時,去到樂屋門邊的相葉卻鎖起門扇,隨即來到剛收拾好東西還坐在沙發上的他身邊,伴隨著呼喚迎面就是一個吻。

 

  松本直覺地要躲,姑且不論這樣的突襲舉止,即便是考慮到時間地點他都該表示點抗拒。但相葉寬大的手掌捉在他的後頸上,力道不大可已足夠制住他的退卻,追擊地吮開他的唇瓣好將舌尖越界。

 

  「哼、嗯……等等、雅--」

 

  猝不及防的深吻讓沒能調整好呼吸的松本一下子就嗚咽出聲,本能地用手拉扯直往自己壓近過來的相葉的手臂,暫且得到喘息空間的唇角卻勾著弧度。

 

  他不是真的覺得不妥。

 

  訝然過後松本其實立刻就接受了眼下的情況,甚至感到相當愉悅。近日肩負重任忙於各種錄製演練的相葉,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親吻自己了。

 

  他趁隙趕緊挪出一只手去堵住對方又要再次貼上的唇,一邊緩著氣一邊無奈地笑道:

 

  「有人進來怎麼辦?笨蛋。」

 

  當然這句詰問也不是真如字面上所說的意義,相葉壓下門鎖的那道聲響清脆得明晰,他只是不好意思直問對方「怎麼突然吻我」。

 

  事實上,他當然知道原因的。只是他仍然想聽。

 

  對行程滿檔的日子並沒有什麼怨言,反而抱持著感謝的心情面對每一天的工作,他是這樣,相葉也是。但至少在對方生日的這一日,松本希望他們能些與平常不同的記憶。

 

  「是潤ちゃん先的……」

 

  相葉貼近過來以額抵上了他的,孩子一般地指控道,令輪廓模糊的過近距離可不會含糊了低啞嗓音裡被委屈包裝的撒嬌,松本從聲音都能聽出相葉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儘管那便是他的目的,松本終究忍不住想:這個人怎麼會這麼單純呢?不過就是一句祝賀──

 

  「我哪有?不就很普通地說了句生日快樂嗎。」

 

  他沉著音調反駁,只有自己才明白這番話不單單只是調笑的意味。

 

  相葉對他不以為意的應答返以投降般的失笑,帶著薄繭的手指從頸項撫到頰邊摩娑著捻開他的鬢髮,輕柔的觸碰讓松本愜意地瞇起了雙目,結果對方拋出的下一句回覆又讓他心底的字幕奔騰了起來。

 

  「潤ちゃん每次都這樣。」

 

  這句話應該是自己想說的才對。明明每年都幫你慶生的,那一刻卻還是露出了那樣不解的表情。到底是有多沒心機啊?攝影師大概都料中了就你沒猜到……

 

  對於相葉的抗議松本腹誹了很多,說出口煞風景不說又憋得難受,乾脆同樣捉住對方那顆毛茸茸的腦袋,將滿心柔軟的情感以吻烙上。

 

  他以為接吻可以讓相葉乖順,一向如此,而相葉也確實服貼地接受回應,甚而再度主動地深入,幾乎將人壓倒在沙發上。沒有其他人在的空間裡細小的水聲都顯得太響,松本赫然意識到他們這會兒還在樂屋裡,緊張起來的同時又沉溺地難以抽身。

 

  然而等到又一次換氣的空檔,相葉竟然接著絮絮叨叨:

 

  「而且,不趁現在的話……等等又不能去你家……或者你過來……」

 

  「……不能嗎?」

 

  聞言的松本愣了愣,把罕有的將由他埋怨的一句「就不能好好接吻嗎」給嚥了回去。

 

  他以為依著這個情勢相葉會把自己帶回家、抑或自己把相葉帶回家。並不是非得在生日之際做點什麼,隔天相葉還有外景要出也不好做點什麼,只是孤身一人的話未免太過寂寞了,分明就不是沒有對象的人,而且對象還近在眼前。

 

  這樣拒絕的表態終究令松本生出了一點失落。

 

  「不行吧,會忍不住的。」

 

  「你還有體力?」

 

  「那方面倒是──啊,搞不好會做到睡著……」

 

  相葉輕盈地笑道,帶著示弱意涵的言語聽在松本耳裡比起好笑還是心疼的感受多一些。胸口裡頭那點抑鬱的心思頓時無足輕重,倘若自己的前往會妨礙相葉休息他絕對不會打擾,連LINE的訊息都不會傳。

 

  「那就別做啊笨蛋。」

 

  但他們都清楚彼此的性格,因此松本選擇輕捏他沒什麼肉的臉頰,做出相同輕巧的回應,換來那人獨有的抽氣般的奇異笑聲。而後相葉坐直了身體順帶也將他拉起,摟著他湊近臉來又親啄了一下他的唇角。

 

  那麼,快點回家吧好好休息──諒解的松本正想這麼囑咐的時候,相葉倚在他身邊又兀然開了口:

 

  「那,潤ちゃん要跟我回家嗎?」

 

  「哈?」

 

  松本毫不保留地蹙起眉間,唰地偏首瞪向做出矛盾發言的人,不太能夠理解對方前後不一的表述是根據什麼邏輯。

 

  到底是要、還是不要自己去?

 

  他才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呢,一個沒注意連語調都稍微凌厲了些:

 

  「你不是說不行?」

 

  「啊,我是說明天……跟我一起回千葉?」

 

  相葉鬆開摟著人的手拉出了點距離,後知後覺地向他解釋著:

 

  「難得有一段時間的空檔,想回去跟家人慶生。」

 

  「喔……」

 

  理解緣由的同時隨口應了聲,松本適才炸開的毛很快地被這番說詞給安撫了。

 

  原來啊,難怪今晚不能「忍不住」呢。

 

  「潤ちゃん?」

 

  還來不及細想相葉又喚了他,循聲的松本這才注意到他抿著唇像是有些緊張於他的答覆。

 

  ──相葉在邀請自己。

 

  松本終於察覺對方的反應有些奇怪,聽似隨意脫口、然而以這人的性子他猜想相葉興許相當地煩惱過。生日這天難得的空閒時間是要回老家跟家人團聚好、還是跟自己共度好呢?耙亂頭髮最終考慮出來的方案是:帶自己回老家跟家人一起過。

 

  ……其實這樣的邀請算不上什麼。

 

  他不是沒有跟著相葉拜訪過那間他雙親經營的中華餐館,更有幾次是單獨與相葉兩個人回去──松本沒有過多的揣想,他認為相葉亦是。只是,在這樣稍微有些不同的一個日子,這樣的邀約多少還是有些不一樣的意義吧。

 

  這個人真的總是、在料想不到的方面帶給自己驚喜啊。

 

  松本沒有馬上回以應允,呆坐了半晌後撈過自己的包掛在肩上便作勢站起身,見狀的相葉連忙也抄起自己的隨身物品跟上──

 

  不得不說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就是讓松本總是起那麼點壞心眼的理由。

 

  「跟家人約好時間了?」

 

  松本刻意不帶情緒地開口,沒先抬眼去看清他的表情,倒是徑直探手去牽住相葉的,即便從沙發到門口僅有幾個腳步的時間他都不想放過。

 

  「咦,嗯……等等會再打電話確認一次。」

 

  除卻似乎有些僵硬,相葉的手心是一如往常地溫暖,熨得他神色渲染笑意。

 

  然後松本終於仰首去望進他的眼睛。

 

  「晚點記得告訴我幾點、約在哪裡碰面啊。」


 

  

 

  ───

 

 

 

 

趁著MS公開祝賀生日的甜份還新鮮開敲點文

萬萬沒想到敲到一半摸魚的時候赫然刷到那則推

……當下我整個人都不好了(突然興奮的患者.jpg

一瞬的彌留過後嗑了藥般地飆文並緊急加戲

 

直到現在還滿腦子都是\見家長/\見家長/\見家長/

甜到糖尿但我並不怕死只求來得更猛烈一些!啊!

雖然真實性有待確認

但無論如何它給了我足夠power的腦洞(二哈

 

總之望中田さん不嫌棄這樣亂來的一篇(艸

 

順便一提

點文完成會盡量按照順序來

不過由於個人產出基本靠的是~Feeling~(靠

因此如果亂序了還請不要介意QQ

 

……結果我說休止之後更得比沒休止還勤快

嗯好那繼續掛著休止兩個字(蛤

感覺這兩個字大概有魔力可促使我產出 


以上!

接著真的就是明年見了!這次是真的!

\謝謝看完這篇重症患者發病的您/

评论(16)
热度(71)

© 迷妹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