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妹飄

休止。
謝謝諸位一直以來的關照,感激之情無以言表<(_ _)>
有緣有腦洞就會寫!(任性(喂

裡站密碼皆為模特組相關,內容喪病入內請小心
被嘉賓說同步率近似情侶交嵐日期 (6碼)
non-no連載摩天輪約會(x)期數 (2碼)
non-no連載同居(x)自拍期數 (3碼)
酒後吐真心還抱抱不小心Kiss日期 (6碼)
全數字共17碼

【雅潤】Dedicated to You

*J禁A團

Aiba x Matsumoto

普遍級

*OOC、沒營養、沒新意

不走心(竟然粗體)的1860字

*有點衝動

*其實是非常衝動

*因為太睏了但怕睡醒就不敢po了所以ry

*也有可能睡醒冷靜了還是刪了(靠

*衍伸自TV LIFE 2017No.3的嵐にしやがれ連載#158

*就是……戒指那回事……

*不好好完成點文在搞這個_(:з」∠)_


 

 

 

  ───

 

 

 


  松本幾乎是在醒來的那一刻就察覺到了某處的不對勁。

 

  他在半夢半醒間掙扎了兩下,睜開眼看見這時的天還沒亮──雖然這樣的說法似乎不太準確,因為松本感覺自己其實沒有睡上太長時間、甚至不清楚有沒有真的入眠。他剛結束一回久違的激烈情事,理應在清理整潔過後沾床就酣睡直到早晨才對,儘管他向來不淺眠可畢竟才躺下沒多久,因而很輕易地就被發生在周遭的動靜給擾醒了。

 

  松本本能地抬起怪異感受來源的部位,就著窗外映入月光又或者街燈的微弱亮度,有些懵然地在自己左手的無名指上發現了一抹低調的銀色。

 

  而後他很快地理解了眼前所見代表著什麼。

 

  松本盯著那個尺寸完美地合適的小小的環,翻轉掌心完整端詳,簡約得近乎樸實的設計與他以往喜好的款式大相逕庭,他卻覺得自己打出生以來是第一次這麼中意一款飾品。將手收回胸前的同時不由自主地用另只手去摩娑感受那處硬質光滑的真切觸感,毫不掩飾也難以掩飾自己唇角的弧度,松本終於挪動視線去看那個干擾了自己睡眠的始作俑者。

 

  相葉在他身旁闔著眼仰躺,側臉線條寧靜柔和,而胸口的起伏規律平穩,只是顫動的眼睫與閉起的嘴出賣了他的意識狀態。

 

  要不是也睏著,松本想自己大約會起身直接就給他一個吻。

 

  他噙著越發張揚的笑,縮起肩膀蠕動身子往身邊的人更湊近一些,幾乎挨著對方的耳畔,故作調侃地輕聲開口:

 

  「不是說小指的戒指嗎?」

 

  被識破的相葉果然抿著嘴哼出了笑,緩緩地先是翻過身來攬住人才張開眼睛看他,過近的距離讓松本短暫地被他眼尾的細紋吸引了注意,直到對方的回應招來他的反駁。

 

  「在訪談裡講的話真的會出事的……」

 

  「也虧你敢在訪談提這個啊。」

 

  「沒想到真的會刊出來嘛……」

 

  相葉苦笑著說道,眼神語調十足無辜,原先沒什麼想法的松本看了這副表情,心底反而起了想叨唸的念頭。

 

  其實松本依稀有些印象戒指這個物件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他們被出版的談話中、似乎也不只第二次,沒記錯的話還是自己開的口。那時揣著的只是調戲跟一點試探的心思,如今他們兩人的關係已經不能和以往相提並論,松本一時之間竟然只能考慮出作賊心虛欲蓋彌彰這類的形容,來描述那個當下自己的愕然失措。

 

  相識相處這麼長時間,他早知道了相葉是怎麼樣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有時甚至到了驚嚇的程度,好在他雖然不算反應機敏但還稱得上適應良好,許多次下來也練就了若無其事泰然化解的能力。

 

  看在他言出必行的份上,心情大好的松本決定這次不跟相葉計較這等思慮欠周的發言。只是思緒一轉,脫口的仍然是針對相葉行徑的質問:

 

  「送就送,幹嘛大半夜鬼鬼祟祟的。」

 

  「那個、直接送總覺得……有點害羞……」

 

  老實說松本有點懷疑,不過這麼說著的相葉還真像有那麼一回事,稍稍閃躲的目光挾著靦腆的笑意,直讓他把喉頭那些嬉鬧的戲弄給嚥了回去,最終只餘一聲滿是寵溺的輕吁。

 

  ……你啊。

 

  於是松本想親吻他,便用左手去攏開相葉的鬢髮,原先是意圖挪去阻礙騰出空間,然而在那之前指間爍動的微弱光芒讓他突然想起了什麼。

 

  「你的呢?戒指。」

 

  事後回憶起來,相葉確實沒有說過他想送的是對戒,松本卻下意識地認為相葉也會給他自己弄一個──也許是因為成慣例了,比方說他們都有同樣的一款聯名款球帽與休閒運動衫,又或者是因為這件物品本身就有著特別不一般的意義──而事實上,他也真的想對了。

 

  聞言的相葉愣了愣,很是困惑的模樣卻還是聽了他的話,一邊細聲回覆「在這裡」一邊坐起身反手往床頭矮櫃撈來了個小小的方形物體。

 

  不知何時睡意已經一掃而空的松本也跟著爬了起來,極其自然地接過他手裡的東西打開並取出那只鑲在絨布裡的飾品,隨即趁著相葉還對他的下一步摸不著頭緒的當兒,一聲不吭地就捉住他的手。

 

  松本牽著那只骨感修長的手,流暢而輕柔地,將那只相同於自己正戴著的戒指、緩緩套進了相葉左手的無名指。

 

  ──最後打破了持續半晌的靜默的,是相葉一句很難判定是識相或不識相的「有點害羞對吧」。

 

  對此松本簡潔地回以「閉嘴睡覺」的恫嚇,然則本想逮住對方肩膀放倒他的人卻反被壓制了身子,還來不及出聲抗議就被堵以細密的膩人的輕吻,從唇瓣開始、游移於面頰鼻端額際、再回到起點做結。

 

  真是惱人啊。可是對上那雙笑得彎彎的眼睛,松本再怎麼不滿也只能回予同樣柔軟的唇吻與擁抱。

 

  「嗯,睡吧。」

 

  相葉又在他的耳際親出了一聲啾,才調整姿勢與他比肩而臥,低啞的嗓音已有些疲倦的黏糊,溫暖的手卻在棉被底下牽住了他的。

 

  睡覺戴著飾品是不太好,但僅此一晚他想無視健康考量一回,怎麼說等到天明醒來之後,必須走出家門面對群眾的他們勢必得摘下這份過於顯目的象徵。所以松本終究只是輕輕握了握手裡的指節,安適地闔起眼睛。

 

  他會用這一晚牢牢記住這份象徵的觸感與重量,連同身邊這個人的溫度一起。



   

 

  ───

 

 

 

 

自覺自己的產出越來越不走心

因為基本靠的都是一時衝動

衝動過了就……乏了(靠

然後就繞回自己慣用的模式_(:з」∠)_

 

雖然不會寫出來但原本是打算收尾在讓他們再來一次(doge

但我寫到後來實在是……太睏了……睏到生無可戀

就想讓他們也睡吧睡吧能睡就是福啊

 

說起來連著兩篇又是見父母又是送對戒的

我的世界裡他們明明一直是打情罵俏的青春情侶來著

怎麼……彷彿要結婚似的……

掰惹為,這篇在打完命題之前的暫存檔名是「結婚啦靠」(。

 

其實一直不太敢也不太想寫這類情節……

怎麼說呢就是覺得,謎之矯情(爆

但既然來了衝動就……!

 

語無倫次肯定是太睏了的緣故(←

\謝謝今次也包容我亂來看到這裡的您/

评论(23)
热度(98)

© 迷妹飄 | Powered by LOFTER